《幸福速递》:电影化让短片不短浅

编辑:dd时间:2021-03-18 11:52点击:

李光洁在“7电影”项目中同样献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《幸福速递》,其纯熟的电影化镜头让这部仅35分钟的短片显得一点儿都不短。在看这部短片的时候,观众可以通过不断变换的机位镜头,获得更多的情绪感染力;也可以通过其穿插的很多短镜头及细节特写,获得更多信息量。正是这种把短片当做电影,把短片的镜头、叙事完全电影化的手法,使得这部短片看上去一点儿都不短,甚至比很多影院上映的拖沓冗长的长片更富欣赏价值。

从王学兵的《坚定的锡兵》,到李光洁的《幸福速递》,我们可以看到“7电影”移星唤导的特点。这些演员明星们对短片的导演理念,一般都会比较偏向细腻的表达和气氛的渲染,而在故事的整体性把握上稍有欠缺。《幸福速递》的故事切入点并不算新奇。一个小丑速递,可以本职性地完成工作了事,也会因为出差错而酿成大祸,当然也可以因为自己用心地服务给顾客带来心灵创伤上的弥补。这类框架在不少都市题材的喜剧片和爱情片里都曾经涉及到。只不过《幸福速递》能够把这个速递过程作为全片的故事核心,而一般长片生怕自己不够分量,总会硬塞入很多其他的枝节,反而不如本片显得简洁瓷实。

《幸福速递》整体上的把握相对来说不算太紧密。和《坚定的锡兵》一样缺乏整体的故事性和题旨。两部短片都是用一个元素(锡兵和小丑),来串联几组角色的几个故事,然后最后把该元素落到爱情和幸福两个命题上。虽然两个短片里的各自的几组角色的小故事都处理得非常细腻,却并未形成整体关系上的更密切、更有逻辑性的关联,从而让人感到缺乏整体感,最后往主题上落的时候,略显不够自然。比如本片最后的结尾,单看这前后的两三个镜头确实感觉很有冲击力,可是却与前30分钟营造的“抓住幸福”的感觉背道而驰。这种令观众感到不舒服的震撼,是否有价值,必然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。

李光洁在《幸福速递》中显现得最令人称道的,无疑还是他对短片的电影化追求。这一点只有依靠“7电影”这个平台才能够实现。因为我们注意到,片尾字幕里“感谢”的人员名单甚至比演职人员名单不短。这就意味着李光洁在实现本片的电影化处理上,得到了很多很多前辈和业内人的帮助。另外影片还用到了很专业的化妆造型和电脑特效,这对于普通的在线视频短片拍摄团队而言,都是无法奢望的。

关于电影化,表现最明显的当属机位和镜头的多变。片中主场景有三个,一个是婚礼,一个是住宅门口,一个是礼堂的追悼会。在这三个发生剧情的场景中,剧情的推动很大程度来源于小丑601念送礼附赠的字条。这种独白性质的剧情,最容易被处理得单调枯燥,也就是影迷最讨厌的电视剧化。可是《幸福速递》中却用丰富的镜头,对角色表情细节变化的捕捉,实现了视觉上的多样化。

就好像同样是一场三人吃饭的戏,电视剧的处理方法在《让子弹飞》的处理方法面前就会变成渣子。《幸福速递》虽然没有把单一场景里的对白剧情拍得犹如《让子弹飞》那么剑拔弩张,却也远远摆脱了单一固定冗长等负面效果。为了维护大家观赏的乐趣,我在此只透露短片中的一个小例子吧。在小丑601站在吵架夫妻门口念字条的时候,场景和对白都缺乏变化。于是片中加入了几次通过猫眼来观看小丑念字条的脸部的镜头。这个通过电脑特效加工过的镜头,就令原本会单调的地方多了几分变化。当然了,这也得靠专业的技术团队才能实现。

另外一个体现电影化的地方,在小丑穿梭于三个主故事场景之间时,李光洁加入了大量的碎镜头来暗示时间的流逝和情感的变化。比如车轮压过小水滩儿而在泥中留下了车轮印记,小丑601蹲着看被丢到大街上的箱子等小镜头组接,都让故事与故事之间有了一定的过度,不至于让人感觉跳跃和突兀。

过硬的技术团队,导演本人得到的圈内帮助,使得“7电影”项目的每一部作品都能够令导演的个人理念得到比较全面地实现。李光洁在《幸福速递》中就让我们看到了在线视频也可以实现如此高的电影化影像。无论对李光洁本人的演艺潜力挖掘,还是对在线视频整体品质的提高,都有着不可忽视的阶段性意义。